[21世纪经济报道]燕达健康城的“医疗”养老模式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03-03 13:46  作者:杨杨
本报记者 杨杨 北京报道燕达健康城的“医疗”养老模式
本报记者 杨杨 北京报道燕达健康城的“医疗”养老模式
    “即使从健康城远角出发,到达医院的时间也不会超过5分钟。”
    燕达金色年华健康养护中心总经理田利剑觉得,这样一个简单的例子就足以把燕达国际健康城与“一般的养老机构”区分开来。
    其主管的燕达金色年华健康养护中心(以下简称养护中心)被认为是与传统养老机构近似的,但“我们是以健康和医疗为核心来提供服务的”,而不仅仅是在传统养老院的基础上改善环境、提高服务。
    贴身“医院”
    “老人迫切的需求是什么?”田利剑自问自答:是医疗资源。这并非一厢情,一家PE基金人士援引数据说:老年人就医与用药的频率,是普通人的七八倍。燕达健康城因此认为惟有紧贴医疗资源,才能为老人“延长寿命、保障健康服务进而提高生活质量”服务。
    燕郊。贯穿北京、天津和河北三省市的潮白河静静流淌,岸边就是燕达健康城。引入潮白河水形成的水景公园把其五大功能区块一分为二:南面是养护中心,河北燕达医院、医学研究院以及医护培训学院、燕达国际会议中心则在北面。
    成熟时这将是个超过20000人的社区:仅养护中心就有12000张床位。因此燕达国际城内不仅有涉及衣食住行的种种设备,甚至还有高尔夫球场、四季采摘园、老年大学乃至寺院、清真寺、教堂在内的设施。
    然而,这是否足以吸引老人离开家庭到距离北京市30公里的燕郊来养老?
    “假如入住的老人有脑梗阻的危险。”田利剑说,其能使其发病以及留下后遗症的几率降到低。养护中心所有房间中都配备了高科技设备:能对心脏、血压、体温进行昼夜遥感测试,一旦出现异常就会自动报警;每两栋养护楼之间设立的护理站,保证医护人员能尽快赶到,5分钟路程内的河北燕达医院又为救治提供了黄金时间。这家以三级医院标准设计的医院,目前已与5家韩国医院达成合作关系。
    “脑梗阻抢救的黄金时间是发作后的20分钟;过了时间即使抢救过来,也会留下半身不遂等后遗症。”田利剑说,这是燕达健康城的绝对优势。其还有大量的复建设备,“帮助不能自理的老人走向半自理,半自理走向可自理”。
    紧贴医疗资源的定位,也在某种程度上解决了护理团队组建的难题。此前另外一家民营养老院人士指出:很难建立有专业素养的护理队伍,因为涉及生活起居、服侍饮食等的工作内容很容易让人等同于家政服务。
    “我们的护理人员都是专业护士”,并且要求能用英语沟通。养护中心总经理田利剑说:这样才能“零距离沟通”。此前入住养护中心的一位老人右手忽然疼痛、红肿,护士一检查,发现是骨折。于是及时告知老人不能拎重物并加以固定,避免了进一步恶化。
    养老产业的“燕达模式”?
    涉足养老产业的想法,对于李怀而言,起于2006年。
    这位燕达实业集团的董事长,在当地是位名人。当地人说,燕郊四分天下,其中之一就是李怀。其旗下的住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就是燕郊的主要地产开发者之一,而燕达健康城则是其旗下的另一产业。
    房子卖多了,李怀也看出了另一种趋势:2006年的燕郊已经住了很多“北京人”,这些人是否有就近看病、健身、消费的需求?看病或许又是其中急迫的。2006年北京的十一五规划中,健康产业开始起步;而在2010年的十二五规划中更是明确提出,要在周边做12个健康产业的布点。
    从2006年开始,李怀就开始琢磨:能否用另一种方式来经营土地?或许可以变卖房子为经营房产。此后不久燕达健康城破土动工,迄今燕达实业已经陆续投入100个亿。
    在模式上,“我们不想打小产权房的擦边球”。其内部一位人士说,国内某知名养老机构“几十万卖一张会员卡”,这些会员卡可转让、可继承的方式,实际上就是在做小产权房。但与国家政策相违,“说不准哪天就会被取缔”。
    燕达似乎走了“传统养老院”的路子:床位费是其主要的收入来源。以66平米的一室一厅为例,每张床每个月的养护金额为5600元。“这个价位只比普通养老院略高。”养护中心总经理田利剑透露,其不同种类的会员卡还能享受一定折扣。
    每天的例行身体检查,每隔6个月的全身体检,室内的卫生打扫和服装的一般洗涤,针对性的医疗护理、饮食、运动乃至心理咨询养护方案,合理使用区间内的水电、非自理宾客的营养配餐和流食等等都是免费的。健康城区域内高尔夫球场、游泳池、桑拿、美容美发等的标价都被要求低于市场水平。
    即便如此,据田利剑透露:目前养护中心预期将在3年内实现盈亏平衡。
    “100个亿的投资是整个健康城的,养护中心的投入相对较小。”但他也进一步指出,在现有的财务制度中,人力资源支出“计入投资而非成本”。
    好时候但政策不给力?
    燕达健康城试营业期间:“呼啦啦来了5000多人。”田利剑回忆说。这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当时的这场试营业只是为了做“压力测试”:看看硬件、服务流程、人员配备能否满足初期2300张床位的服务需求。当场就有40多个人一定要签约、住下来。这似乎预示着庞大的市场需求:即使试营业期间,“我们也是收费的”。
    由于国内没有可借鉴的经验,燕达健康城尤其是养护中心就借鉴了日本、欧洲的经验,探索自己的一套服务流程。比如:护理体系划分为助理护士、护士到护师等等,对这些护理人员如何考核?针对可以自理、半自理以及完全不能自理的宾客,要有不同的护理级别和护理方法。“初的这场测试只是想练练兵,同时也希望找到可资改进和提高的地方。”田利剑说,这套服务系统的成熟以及可复制,是未来其走向扩张的前提。
    燕达健康城或许是赶上了好时候:北京和河北正在实现同城化:以后不仅北京的地铁要通到燕郊,通信乃至医保都可以共通。到今年的5月1日,河北省内医保共通的问题就可以解决。即便那之前,燕达健康城也没有为市场发愁过:在京的60万韩国人是其首要的目标,“若能吸引到其中的1%到10%,我们这的床位就会供不应求”。河北燕达医院目前已是韩国在华的医疗定点机构,而其也通过中韩交流协会积极推广健康城。
    但也并非没有问题。“医保通用”仍然是重要的问题,异地入住燕达的,无法进入医保范围。同时燕郊的燕达健康城,仍然拿不到北京针对养老产业的财政补贴。这笔国家的钱不仅意味着支持,也能缓解燕达健康城运营初期的财政压力。
    “国家对养老产业的支持在很多政策上尚待突破。”田利剑说,比如诸如燕达健康城的建设资金就无法获取贷款,“全部是自有资金”。
    尽管如此,田利剑和他的老板李怀都还是乐观的,他们心中有个蓝图:未来在中国每个省都开上两家“燕达健康城”,他们的签约会员在一年的签约期内可以到每个分支机构都住上一段时间,“一边旅游、一边养生”。
您是第:位访客